2010年加入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现为泰和泰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执业以来,周冬平律师担任过包括中国电建、中国电信、德州仪器、华西都市报、四川日报报业集团、通威股份等数十家大中型企事业单位法律顾问,为其提供企业内控、人力资源、薪酬绩效、商业秘密保护、改制及并购、裁员、仲裁诉讼代理等法律服务,积累了丰富的执业经验,为企业构建起了完善的法律风险防范体系。代理过几十起劳动人事、民间借贷、公司民商经济、人身损害赔偿等案件,为当事人挽回了大量经济损失,有效保障了其合法权益,得到了客户的认可。

详细介绍

陈某某、成都XX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8-07-08 来源: 浏览:332次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川01民终62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某,男,1986年8月9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营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威,四川虹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XX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

法定代表人:安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某某,男,系成都XX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女,系成都XX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员工。

原审被告:XX(四川)动物保健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XX,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冬平,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某某因与被上诉人成都XX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原审被告XX(四川)动物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2017)川0105民初99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某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本案诉讼费用由XX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对经济补偿金的基数认定错误。陈某某系XX公司的职工,被派遣至XX公司处工作,根据陈某某与XX公司签订的《2012年度XX公司、代理商、市场推广员协议》以及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可以看出,陈某某的工资收入是由基本工资加销售提成所构成,但由于销售行业自身的特殊性,销售人员的销售提成不仅包括用人单位支付的销售提成,还应包括其他单位支付的提成。一审法院在认定陈某某的工资时未考虑销售行业的特殊性而直接认定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有限公司支付给陈某某的提成或其他费用系两公司与陈某某之间的民事行为,与XX公司无关属于事实认定错误。

XX公司辩称,XX公司已按照与陈某某所签劳动合同的约定将陈某某的工资支付到其工商银行卡上,XX公司并未委托其他单位向员工支付工资待遇。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XX公司陈述,XX公司和XX公司之间签订了外包合同,双方属于劳务外包关系。且XX公司也按照合同的约定全额支付了相关费用,XX公司并不存在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因此,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陈某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判决XX公司、XX公司:1.连带支付陈某某经济补偿金99750元;2.支付陈某某带薪年休假工资1317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7月5日,XX公司与XX公司签订《项目外包合同》约定XX公司将部分业务以项目的方式委托给XX公司承包,XX公司根据要求提供相关服务(包括安排工作人员在XX公司指定场所完成工作),XX公司支付项目费用;项目服务人员的劳动人事、工资福利、社会保险等各方面均隶属于XX公司,与XX公司无劳动雇佣和劳务派遣关系;合同期限从2013年7月8日起至2015年7月7日;外包项目费用核算表载明代发工资、工会经费等,对其他权利义务以及违约责任进行了约定。2013年8月26日,双方签订《项目外包合同补充协议》载明外包人员离职时XX公司根据劳动合同法支付的经济补偿金、代通知金、医疗补助金以及工伤员工费用,需由XX公司支付,XX公司向XX公司进行补偿。2015年6月30日,双方签订《项目外包合同补充协议》载明合同期限延长至2015年12月31日止。

2013年5月15日,陈某某与XX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自2013年5月17日至2016年5月16日,XX公司派遣陈某某至XX公司工作,派遣期限为3年,具体工作岗位及内容由用工单位决定;陈某某基本工资为1800元,实际支付工资总额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经XX公司与XX公司协商,陈某某工资也可以由有关单位直接支付给陈某某,XX公司可以根据陈某某的工作岗位、工作表现和经营状况对陈某某的工资进行调整,工资包含法定应由单位为员工提供的福利;单位代扣个人所得税及应由个人承担的社会保险等费用;实行不定时工作制,陈某某在无工作期间的劳动报酬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XX公司通过工商银行向陈某某转款支付2015年工资情况如下:1月8274.61元、2月3327.9元、3月1827.9元、4月4771.63元、5月3847.93元、6月4071.55元、7月3737.55元、8月3446.55元、9月4028.55元、10月3446.55元、11月4383.57元、12月3446.55元。

2015年12月10日,XX公司作出《员工调岗通知书》载明因陈某某所在推广员岗位系XX公司与XX公司业务,因双方业务合作关系终止,陈某某所在岗位将不复存在;公司与陈某某订立劳动合同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经公司研究与陈某某协商,将陈某某从推广员岗位调到客服专员,调岗从2015年12月11日开始执行,调岗后的薪资待遇与原岗位保持不变,劳动合同的其他条款不变。陈某某于2015年12月11日签收,表示不同意。

2015年12月11日,XX公司工会《〈征求工会意见书〉回执》载明公司关于拟解除与员工陈某某的劳动合同征求工会意见书收悉,经核实,同意公司的处理意见,请依法处理并保护员工合法权益。同日,XX公司作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送达陈某某,载明因陈某某所在岗位不复存在,先前签订劳动合同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公司与陈某某就变更劳动合同协商未果,现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款规定,将于2016年1月10日解除与陈某某签订的劳动合同;请陈某某办理交接手续;公司将支付陈某某经济补偿金。

陈某某于2015年12月14日至2015年12月18日休带薪年休假。

2016年1月26日,XX公司通过工商银行转账支付陈某某13448元。2016年1月27日,XX公司通过工商银行转账支付陈某某工资2339.93元、3037.64元。

2016年11月14日,陈某某向成都市青羊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XX公司、XX公司支付陈某某:1.经济补偿金99750元;2.带薪年休假工资13170元。该委于2017年6月16日作出成青劳人仲委裁字(2017)第00130号仲裁裁决书,认定XX公司支付陈某某离职前12个月应发平均工资为4482.57元,结合工作年限按照3月计算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为13448元,单位已经足额支付陈某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陈某某已经休完带薪年休假,单位不需支付其带薪年休假工资。遂裁决:一、驳回陈某某对XX公司的连带赔偿请求;二、驳回对XX公司的仲裁请求。陈某某于2017年7月19日收到该仲裁裁决书,对此不服,于2017年8月1日向一审法院邮寄民事诉状,提起本次诉讼。由于陈某某邮寄资料不全,一审法院要求其补充提供资料后,进入诉讼程序。

一审审理中,陈某某还举出:1.2015年12月18日,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载明陈某某2013年5月至2014年12月30日由XX公司派遣至该公司协助、负责金堂、彭州、都江堰地区XX产品的推广销售工作,陈某某职责为协助该公司销售推广XX产品,按XX公司规定并由该公司负责代为统计每月产品销售数量以及金额、陈某某的销售提成费用。2.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签章的XX推广员提成明细表、提成汇总表、特殊奖励表,载明陈某某提成金额。3.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XX动物保健中国区BU-FAP经销商终端销售明细表,载明陈某某销售产品、数量单价、终端金额。4.XX公司出具《经销商授权书》载明委托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销售商的复印件。5.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通过银行转账支付陈某某费用明细表,载明2015年各月份转账的相应金额。陈某某据此主张其2015年全年收入为114779元。XX公司、XX公司对上述证据以及陈某某的主张均不予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陈某某与XX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应当认定陈某某是XX公司员工,双方建立劳动关系,XX公司是用人单位,双方从2013年5月15日开始建立劳动关系。

XX公司与XX公司签订《项目外包合同》等,依据该项目外包合同、项目外包合同补充协议的约定,结合陈某某依附于该合同到XX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以及当事人之间的费用承担、支付等实际履行情况,应当认定陈某某是被XX公司派遣到XX公司从事销售工作,XX公司是用工单位。

一、关于带薪年休假工资。陈某某作为XX公司员工在XX公司上班,单位应当安排其休带薪年休假,带薪年休假可以跨年度安排,没有安排陈某某休假则应当支付带薪年休假工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结合陈某某申请仲裁时间为2016年11月14日,2014年及之前的带薪年休假工资已经超过仲裁时效,结合陈某某工作时间以及解除劳动合同时间,其享有2015年带薪年休假5天。陈某某已于2015年12月14日至2015年12月18日休带薪年休假,已经超过应休年休假天数,故陈某某主张单位应当支付其带薪年休假工资,依据不足,对其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陈某某被XX公司派遣到XX公司从事销售工作,根据销售工作的需要,让陈某某协助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XX公司产品,是其本身销售工作内容;XX公司、XX公司已经依据合同支付陈某某工资,即已经完成单位支付员工薪酬义务;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即使还以某种销售提成或者其他标准支付陈某某相关费用等,属于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民事行为,其按照何种标准支付陈某某费用与XX公司、XX公司缺乏关联,与陈某某和XX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履行没有关联,故陈某某主张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支付陈某某费用还应当作为劳动合同履行的工资收入,并将该费用作为计算经济补偿金的基数,其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在XX公司已经按照陈某某离职前12个月应发平均工资4482.57元、结合工作年限按照3月计算经济补偿金为13448元,并实际支付其该经济补偿金后,陈某某还主张用人单位、用工单位支付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所支付陈某某费用对应基数计算的经济补偿金,其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三款、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陈某某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5元,由陈某某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XX公司与陈某某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的计算标准问题。对此,本院评判如下:

根据现行劳动法律、法规的规定,经济补偿金中的月工资标准主要是指劳动者在解除劳动合同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本案中,陈某某认为XX公司与XX公司有约定,XX公司可以安排劳动者到其指定的第三方场所工作,并由第三方支付劳动者相关待遇。陈某某陈述其被XX公司安排到指定的第三方场所工作,而第三方也向陈某某支付了相关费用。因此,其工资的组成还应包括第三方支付的费用。但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及陈某某与XX公司签订的《派遣员工劳动合同书》以及XX公司与XX公司签订的《项目外包协议》、《补充协议》均载明由XX公司向劳动者支付工资,陈某某签收的《市场推广员手册》关于薪资构成中也未涉及有业务提成。本案中,陈某某并无证据证明XX公司与XX公司经协商委托其他单位向陈某某支付工资,也无证据证明XX公司与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有限公司存在委托支付工资的法律关系。因此,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有限公司向陈某某转账支付款项的行为,系二公司与陈某某之间的民事行为,与XX公司、XX公司并不具有关联性。陈某某主张将四川科苑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克瑞恩生物有限公司向其支付的费用纳入陈某某的工资报酬范围内,并将该费用一并作为计算经济补偿金基数的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陈某某主张的带薪年休假工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的规定,陈某某主张的2014年之前的带薪年休假工资已经超过仲裁时效,2015年陈某某享有带薪年休假5天,陈某某已于2015年12月14日至2015年12月18日休带薪年休假,故对陈某某主张XX公司应当支付其带薪年休假工资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陈某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陈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周 文

审判员 滕 洁

审判员 崔俊安

二〇一八年五月七日

书记员 薛潇瑞

延伸阅读
劳动争议诉讼时效怎么规定的?提起劳动争议诉讼条件有哪些?劳动纠纷律师: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是什么?有哪些内容?王某某与四川XX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劳动争议
联系方式

电话:138-8221-6489

邮箱:dongping.zhou@tahota.com

Q Q:425569513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199号棕榈泉国际中心16层

微信小程序